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專業應對平台經濟發展面臨的問題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楊志勇 丨 時間:2021-03-18 丨 責編:樂水

楊志勇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副院長、研究員

在3月15日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九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我國平台經濟發展正處在關鍵時期,要着眼長遠、兼顧當前,補齊短板、強化弱項,營造創新環境,解決突出矛盾和問題。

如何推動平台經濟規範健康持續發展?

首先要對平台經濟有充分的認識,正確地評估平台經濟的作用。平台經濟不是洪水猛獸。除了一般的生活便利之外,平台經濟還在一定程度上助力脱貧攻堅,幫助一些貧困人口擺脱貧困甚至致富。在疫情防控中,平台經濟的作用更是不可低估。正是因為平台經濟給生活生產帶來便利,我們仍然要積極發展平台經濟。

同時,平台經濟在發展中確實暴露出一些問題。對於這些問題,我們要積極面對,而不是逃避,要深入分析平台經濟發展中遇到的矛盾和難題。只要方法得當,原則合適,那麼平台經濟的健康發展就不會是夢。

平台經濟的問題是發展中的問題,也是在傳統經濟發展中沒有遇到的問題,有不少與技術進步有關。但是,市場經濟的一些基本原則仍然適用。我們強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在平台經濟的發展中,我們仍然有必要繼續這麼堅持。

平台經濟的迅速發展,與規模經濟與範圍經濟的共同作用有着密切關係。平台做強之後產生自增強機制,這意味着贏得競爭優勢的平台容易憑藉平台阻止市場新加入者的競爭,從而形成不同程度的“壟斷”。

對於“壟斷”,有兩種理解。一是這是市場競爭帶來的,不應該加以干預,干預會導致低效率;二是既然是壟斷,那麼政府就應該干預。

由於平台經濟是新生事物,即使是政府要干預,如何幹預才是有效干預,也不是一個容易回答的問題。從理論上説,只要競爭的可能性存在,只要市場沒有豎起籬笆,只要新的市場主體有進入的可能,那麼這樣的競爭就不應該干預。但是,現實如果遵從這樣的原則,那麼已經存在的平台,就可以利用其市場優勢,攫取儘可能多的超額利潤,結果讓其他生產者或消費者付出更大的代價,從而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國民經濟循環。

主張政府不應該干預者,看到的是,政府幹預會影響市場活力的競爭。但既然現實不能令人滿意,那麼政府幹預是必然的,政府應該建立非對稱競爭機制,讓新來者有可能進入市場,並展開有效的公平競爭。總之,必要的政府幹預不可或缺,關鍵是如何有效干預。

平台經濟中的金融風險問題也受到較多關注。平台依託自身優勢所開展的新業務,特別是金融業務,不能因為是平台業務就逃避金融監管。但作為平台的金融業務,監管除了考慮金融業的共同特徵之外,還得考慮平台業務的特點。平台利用自身所掌握的數據可以較為便利地低成本區分金融消費者,區分不同的融資者的信用狀況。因此,平台金融業務有高效率的一面,但相關的金融風險問題並不會因為是依託平台就不會出現。

加強平台經濟的監管,不是要把平台管死,而是在防範金融風險的基礎上,讓平台更有效率,讓平台更好地提供金融服務。平台金融業務,有相當部分是依託傳統金融機構在運作,利潤的分享就是一個大問題。如何做到市場的歸市場,有效發揮政府作用,並沒有現成答案。不斷優化試錯,就總能找到最終合理的方法。

平台經濟,可以利用技術優勢,但這不等於平台就可以通過冷冰冰的算法,讓快遞小哥置生命於危險境地,或讓殺熟成為一種司空見慣的行為。平台經濟的發展離不開技術,但技術開發一定要考慮相應的人文因素。只有考慮人文因素的算法,才可能最終為社會所接受。有長遠發展眼光的企業是有社會責任感的企業,是科技與人文有機結合的企業,是有温情的企業。這一靠倡導,二靠監管。

平台經濟的發展,離不開資本的力量,因此不能否認資本的貢獻,但必須防止資本力量的濫用。資本巨鱷以短期的讓與,通過平台獲得市場的壟斷地位,爾後又以壟斷地位謀取高額利潤,干擾市場秩序,影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決定性作用的發揮。這種狀況是不能容忍的,應該對此實施有效的市場監管,從而促進市場秩序的正常運行。市場主體通過低價傾銷,以獲取市場支配地位,即使在傳統經濟時代都是不被允許的,到了數字經濟時代,同樣不能容忍。區分正常的市場營銷與低價傾銷攫取市場壟斷地位,是平台經濟監管中需要注意的問題。

平台經濟的發展,對市場秩序、對消費者保護、對勞動者的保護等都提出了新挑戰。面對問題,只要認真應對,專業應對,平台經濟就可以得到健康有序發展,就完全可以成為中國經濟的重要支撐力量。(責任編輯:樂水)